欢迎来到 - 极速赛车微信群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幸福日记 >

《众志绘宏图―――李鹏三峡日记》前言[资料]

时间:2019-08-07 07:13 点击:
原标题:《众志绘宏图―――李鹏三峡日记》前言 中国长江三峡工程是世界上最宏伟的水利水电工程之一。从开始提出三峡工程设想,到三峡水电站第一批水轮发电机组发电,已历经漫长的85年。这既是一段风风雨雨、艰难周折的历史,也是一段轰轰烈烈、发扬中国人

  原标题:《众志绘宏图―――李鹏三峡日记》前言

  中国长江三峡工程是世界上最宏伟的水利水电工程之一。从开始提出三峡工程设想,到三峡水电站第一批水轮发电机组发电,已历经漫长的85年。这既是一段风风雨雨、艰难周折的历史,也是一段轰轰烈烈、发扬中国人民伟大创造精神的历史。我作为三峡工程的参与者之一,有责任把自己经历过的一切以及有关三峡工程的人和事写出来,奉献给所有关心三峡工程和为三峡工程建设出过力、做过贡献的人们。

  伟大的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,早在1918年制定的《建国方略》第二部分“实业计划”中,就提出了建设长江水力发电工程的设想:“当以水闸堰其水,使舟得以逆流而行,而又可资其水力。”“分级坝堰,改善航道,壅流发电。”

  在抗日战争时期的1944年,美国大坝专家萨凡奇先生对我国三峡地区进行了实地考察。后来,他写出了《扬子江三峡计划初步报告》。报告提出三峡坝址可选择在南津关上游2000米处,水库正常蓄水位200米,发电装机容量1065万千瓦,万吨轮船直达重庆。不久,日本投降,蒋介石发动内战,“萨凡奇方案”当然没有继续进展下去的可能。

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,1953年2月,毛泽东主席乘坐“长江”号军舰,从武汉至南京,顺流而下。毛主席听取了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关于治理长江的汇报。在讨论防洪问题时,毛主席说,费了那么大的力量修支流水库,还达不到控制洪水的目的,为什么不集中在三峡卡住它呢?毛主席还谈到南方水多、北方水少,能不能从南方借点水给北方的问题。孙中山先生设想的长江水利工程是把发电和航运放在重要位置,而毛主席的设想更为全面,他把防洪和南水北调的构想也提出来了。

  1954年,长江中游发生了特大洪灾,虽经党和政府组织人民奋力抗洪,减轻了洪水灾害造成的损失,但是受灾人口仍达到1880万人,武汉市被淹没了1/3。这是一堂活生生的教育课,使人们更加认识到修建三峡大坝防御洪水,以保全武汉市以及长江中下游两岸安全的重要性和迫切性。1956年6月,毛主席在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陪同下畅游长江,填写了《水调歌头游泳》这首广为传诵的词作,其中写道:“更立西江石壁,截断巫山云雨,高峡出平湖。神女应无恙,当惊世界殊。”这进一步表明,在1953年以后毛主席就一直有建设三峡工程的设想。

  1958年1月,中共中央在南宁召开工作会议。在会议过程中,毛主席听取了三峡建设问题的汇报。当时有两种不同的观点:一种观点主张“先修三峡,后开发支流”,理由是三峡水利枢纽具有防洪、发电、航运等综合效益;而另一种观点主张“先支流、后干流”,也就是先在长江支流上兴建水力发电工程,后建设三峡工程,理由是三峡工程规模过于巨大,不是当时国力所能承受的。南宁会议以后,毛主席提出对三峡工程要采取“积极准备,充分可靠”的方针。“积极准备”,表示毛主席仍支持建设三峡工程;“充分可靠”,说明他也看到了三峡工程的浩大及其复杂性和艰巨性。这时,毛主席把三峡工程的事情交给周恩来总理处理,要求周总理每年至少过问4次。

  我认为,当时两种不同观点之争,还是属于对工作的不同看法和不同意见的争论。如果上三峡工程,国家势必集中有限的财力投入三峡,再无力进行其他水电项目的建设。单纯从发电角度看,“先支流、后干流”的观点有一定道理。但是忽略了三峡工程对长江中下游的防洪作用,没有充分认识到这是其他支流电站所不能替代的。1998年长江中游特大洪水再次证明,兴建三峡工程对于大幅度提高长江中游尤其是武汉地区的防洪标准,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  1958年2月,周恩来总理和李富春副总理率领100多位中外专家、学者,以及国务院有关部委和湖北省的领导同志乘“江峡”号轮船,逆流而上,就三峡工程问题进行实地考察,并在轮船上召开了现场会议。与会者各抒己见,畅所欲言。会议的结论是:“三峡必须搞,也能够搞”。同时决定先上汉江中游的丹江口水电工程,因为汉江洪水也直接威胁武汉市的安全。同年3月25日,在成都举行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,通过了由周恩来总理主持起草的《中共中央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意见》,为三峡工程定下了基调。《意见》指出:从国家长远的经济发展和技术条件两个方面考虑,三峡枢纽是需要修建而且可能修建的;但是最后下决心确定修建及何时开始建设,要待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之后,才能作出决定。《意见》提出,三峡大坝的正常高水位应当控制在200米,同时还应当研究190米和195米两个方案。周总理还特别指出,建三峡工程必须保护重庆,并尽可能减少四川地区的淹没损失。成都会议结束后,毛主席又于3月29日乘“江峡”号轮船由重庆顺江东下,30日经三斗坪时,毛主席在甲板上视察了大坝坝址和地形,并与陪同视察的王任重、林一山等同志讨论兴建三峡工程的规划。同年4月,成立了三峡科研领导小组。6月,在武汉召开了三峡工程第一次科研会议。从此,三峡工程进入勘测设计和方案论证的阶段。

  在灾难深重的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,周恩来总理也没有忘记三峡工程。1970年12月24日,周恩来总理亲自给毛主席写报告,建议中央同意修建宜昌葛洲坝工程作为三峡工程的实验工程,以便锻炼队伍,积累经验。毛主席亲笔批示:“赞成修建此坝。”但是毛主席对修建葛洲坝工程不无担心。他写道,“兴建过程中将遇到一些现在想不到的困难问题”,“那时,要准备修改设计”。正如毛主席预料的那样,葛洲坝工程进展并不顺利,主要原因是工程施工质量不合格,因此被迫停工。为了使葛洲坝工程重新启动,周总理指定林一山等组建葛洲坝工程技术委员会,修改设计和施工方案,同时组建了葛洲坝工程局担任施工任务。1974年10月,停工22个月后的葛洲坝工程正式复工,此后工程进展基本顺利。1981年1月大江截流成功,7月第一台机组发电。到1988年12月葛洲坝工程全部建成,装机容量271.5万千瓦,强大电力送往华中和华东地区,有力地支持了这些地区用电的需要。葛洲坝水利枢纽中还设有三线单级船闸,使长江航道通行无阻。这样,在万里长江干流上,第一座大坝和电站就诞生了。它为后来的三峡工程建设培养了大批施工和管理人才,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经验。

 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江南北。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,建设三峡工程又提到党和国家的重要议事日程上来了。1983年3月,水电部提出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,正常高水位拟定在150米。同年5月,国家计委对可行性报告组织审查。1984年4月,国务院批准“150米大坝方案”,三峡工程开始启动,并进行施工的前期准备工作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